欧战56年来最惨一败, 3大难题困扰利物浦, 放走马内不是最主要的?

 服务项目     |      2022-09-24 14:02

利物浦和那不勒斯,不夸张地讲近些年后者就是前者的克星,此前欧冠小组赛4次相遇,利物浦仅取得1胜1平2负的战绩,尤其在那不勒斯的主场更是两连败。

本轮开打前恐怕也没多少人指望红军能在马拉多纳球场全取3分甚至1分,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克洛普的球队会输得这么惨。

利物浦本赛季的问题显而易见,无论是锋线还是中场都有比较大的问题,比如上周末客场打埃弗顿尤其是上半场,太妃糖的快速反击就让利物浦吃尽苦头。

偏偏到了本轮欧冠,克洛普继续让法比鸟打单后腰,让19岁的埃利奥特和36岁的米尔纳频繁前插,以致中场防守空虚,这正中斯帕莱蒂下怀。

如果说近些年整体体系没太大变化、且战术被很多球队研究的利物浦在明处,那么今夏更换了不少球员的那不勒斯则是在暗处。

面对高位压迫防守的利物浦,那不勒斯直接用直线球打对方身后,这一招可谓屡试不爽。

此外面对打法激进但中场压迫不足的利物浦,此前效力于富勒姆的安古伊萨利用其极强的机动性加快了那不勒斯的中前场推进速度,使球队在利物浦禁区前沿各区域,以几乎对等的人数进进攻。

这导致利物浦的后防线直接暴露在对方的铁蹄之下。

面对速度快且冲击力强的奥斯梅恩,经历过一次大伤、不复当年之勇的范戴克疲于应付,第19分钟在对方冲击下送给那不勒斯一个点球,虽说有第28分钟在门线处挡出克瓦拉什赫利亚的必进球,但整体只能算是功过相抵。

右路阿诺德的传中能力非常出众,但其防守也是球队的一大软肋,本场因为克瓦拉什赫利亚的存在,阿诺德很少能参与到前场进攻,直接被打爆。

至于临危受命的戈麦斯更是表现灾难,多次送出致命失误,半场结束即被换下。

整条后防线唯独罗伯逊表现尚可,连带着经验丰富的米尔纳开场第4分钟封堵泽连斯基射门时手球犯规,送给对方第一个点球。

1球落后,利物浦按部就班的进攻,偏偏前场多名球员均表现不佳(除了斗志旺盛的迪亚斯),今夏高薪续约的萨拉赫光上半场就有两次禁区里的停球失误,此外第30分钟在禁区里不错的射门机会也没能打上力量,被对方门将没收。

上半场光看数据,利物浦射门数仅比对方少3次(8:11),射正数也4:4持平,但比分却是0:3。

那不勒斯本场实在是赢得过于轻松,甚至下半场4:0领先后,看台上的那不勒斯女球迷也不住摇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1:4惨败,利物浦遭遇了自1966年以来在欧战比赛中遭受的最大比分失利。

若非那不勒斯本场把握机会能力不佳、奥斯梅恩受伤、斯帕莱蒂下半场提早鸣金收兵,利物浦恐怕会输得更惨。

如此一场惨败,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

赛后有不少球迷提到了夏天离开的马内,事实也是如此,利物浦这些年之所以让人闻风丧胆,也离不开两边的爆破能力,而相辅相成的马法自然是一大杀器。

据Opta今年1月统计,自2017/2018赛季以来,非洲双煞包半了利物浦48%的进球(378球中的180球)。

而在两人同时在场的223场比赛中,利物浦取得150胜39平34负的战绩(胜率高达67%),对比利物浦2胜3平2负的战绩,这一数据是相当有说服力。

没了马内这朵绿叶的衬托,法老这朵红花也跟着蔫了,自非洲杯结束后法老就表现低迷,哪怕9:0对伯恩茅斯一役队友们状态爆棚,法老也没贡献进球和助攻,本场同样是惨不忍睹。

然而相比马内离开后利物浦的锋线问题,似乎中场的问题更大,不然如何解释比赛前50分钟的惨痛局面以及4个丢球。

放眼利物浦的中场,不是老的老、小的小、伤的伤。

张伯伦、凯塔是老伤号,技术出众的蒂亚戈也是玻璃性体质,队长亨德森也已32岁,实力有不同程度下滑,如果几乎唯一能指望的法比尼奥再伤,后果更难想象。

对比今年连续高投入的锋线,在590万引进卡瓦略之前,利物浦上一笔中场引援好像还是2020年的蒂亚戈,至于压哨租借而来的阿图尔也很难在尤文打上比赛。

在1:4负于那不勒斯后,卡拉格发推:当球队的强度,特别是中场强度不存在时,利物浦不能持续这样高位防守。你必须适应这一点,这在整个赛季都很明显。

相比锋线和中场的问题,球队心气同样是不可忽视的一点。

打江山不易,守江山更难。

本身克洛普的战术体系对球员的体能消耗大,随着年龄增加,菲尔米诺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状态下滑,更何况在建功立业后(5年3进欧冠决赛、1次欧冠冠军、1此英超冠军、2次英超亚军),这些功臣很难再保持当初对冠军的饥渴度,尤其是世界杯即将开幕尽量避免受伤。

而利物浦球员在第二个丢球中的糟糕防守成为本场低迷表现的经典缩影。

上赛季的双冠双亚看起来更像是克氏利物浦最后的巅峰,随着那两个最重要的冠军接连错失,球队的心气似乎也没了。

在老板投入不大的情况下,克洛普能取得这样的佳绩已实属不易,但如果不能尽快调整过来,恐怕第3个“七年之痒”也很难熬过去。